行業動態

去煤、去油和最終去氣是大勢所趨

字號+ 作者:admin 來源:《能源評論》 2018-11-22 14:54 我要評論( )

中國能源是否能夠實現轉型,把高碳結構的能源系統轉向清潔低碳的能源系統,主要看我們如何貫徹中央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和執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戰略措施。目前看,減少化石能源、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是大勢所趨。

去煤、去油和最終去氣是大勢所趨

/王仲穎

中國能源是否能夠實現轉型,把高碳結構的能源系統轉向清潔低碳的能源系統,主要看我們如何貫徹中央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和執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戰略措施。目前看,減少化石能源、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是大勢所趨。

體型太胖 轉身太難

能源轉型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走發達國家的老路,形成了今天龐大的體型,能源轉型絕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是今天減煤,明天就不需要煤炭了。能源轉型與經濟轉型緊密契合,能源轉型成功的標志就是我們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那天。我們說轉身難,因為社會是一個復雜系統,從企業的角度,更注重的是眼前的利益問題,即今年和明年的盈利問題,而不是三十年后的問題;政府會重視長遠發展問題,但更要解決眼前的供需不平衡問題。所以,兩方面都會因為眼前的利益和困局,維持甚至擴大化石能源產能的規模,今年,我們煤炭的消費量同去年相比會有較大幅度上升,需要引起警惕。

能源轉型,首先就是要減少煤炭的消費量。每個人、每個企業站在不同的角度、立場去分析,可能會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從生態環境角度看,地球只有一個,我們無法繼續承受煤炭對環境的損害;從企業的角度來看,什么能源便宜就用什么能源,如果煤炭的價格高效益好就要多產煤;從國家的層面、社會的角度看,基于現實的生態環境狀況,再多消費一噸煤炭都會對環境產生進一步的危害,維持目前的能源結構到2050年,美麗中國難以實現。我們知道,改革開放40年來,煤炭對我國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下一步煤炭產業到底應該怎么去發展,怎么去轉型,還是一個難題,某種程度上,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能源轉型再難也得轉,先看氣侯變化與生態環境。一個突出的現象就是,今年夏天不僅僅中國出奇的熱,在赤道以北,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沒有一個地方不炎熱的,春夏難分了,與此同時,干旱、洪水等極端災害天氣頻發,氣候變化已經影響到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化石能源消費是引起氣侯變化的主要原因,從發展的曲線或趨勢來看,化石能源消費量、氣候變化、生態環境惡化,三者的趨勢是高度的嚙合。

再看碳排放。自2007年起,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居世界第二位。世界資源研究所曾經繪制了兩張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圖,在1850年全球各國二氧化碳排放圖上,在160個國家中最顯眼的是英國,因為英國依靠煤炭歷經近200年的時間完成了工業化過程;在2011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圖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碳排放國,原因和160多年前的英國一樣,都是煤炭的大量使用所致。

所以,從能源轉型和調整能源結構的角度,我國的煤炭消費量不能再增加了。我們用數據來說話,改革開放前的1978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是5.7億噸標煤,其中煤炭消費量是6.18億噸,占比達70.7%。到了2017年底,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已經達到44.9億噸標煤,煤炭消費量達到38.6億噸,能源消費總量增長了8倍多,煤炭增長了近7倍。按1990年我國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推算,1978年我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就在10億噸左右,但是今天,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可能已經達到100億噸。在我們國家,氣候變化、生態環境、能源轉型是同根同源的問題。

按照十九大的戰略部署,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后再分兩個階段: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我們做過對比分析,比較對象是OECD成員國2010、2011和2012三年的平均水平,到本世紀中葉,中國經濟總量的增長將顯著增加對能源的需求。但是,如果繼續沿用當前的能源發展方式,難以支撐經濟轉型發展的要求。中國能源轉型的難點和現實問題,實際上就是一句話,我們現在體型太胖,轉身太困難,再加上各種利益集團制約,國有企業改革、各行業體制改革相互糾葛在一起,挑戰確實很大。畢竟,在進入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每一項改革都會觸動某一個利益集團的奶酪,由于存在各種利益集團的制約,以及國際市場的影響,改革阻礙非常大,還會有一個上下波動,如果克服不了這個羈絆,推進能源轉型就會很困難。

 

讓脆弱三角變穩定

中國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這是一個轉型優化、提質增效的時期。為此,我們尤其需要厘清能源轉型的內涵是什么。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已在兩次重大會議上指出要調整能源結構:第一次是在中央財經委第一次工作會議上提出要調整能源結構;第二次是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大會上提出調整經濟結構和能源結構,可見黨中央對我國能源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高度重視。關鍵是我們執行層面應該怎么做?黨的十九大提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為主攻方向,顯著增強我國經濟質量優勢,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重要任務之一。實際上,在能源領域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尤為重要。我們還是用數據來說話:中國自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戰略以來,截止到2017年底,39年中,能源領域里唯一沒有什么變化的是中國的高碳能源結構,煤炭占比始終在60%以上,高的時候達到了77%,經濟發展到今天,中國的生態環境也到了前所未有的嚴峻時刻。

從歷史演進來看,變化才是永恒的規律。當前,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轉變,能源和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也在發生變化,已經由改革開放初期能源總量供給不足進而制約經濟發展的矛盾,轉化為現在高碳能源結構與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之間的矛盾。如果我們不改變目前的現狀,還沿襲此前的道路發展下去,化石能源使用越多,生態環境遭受破壞的情景就會越嚴重。能源本來是支撐經濟發展的血液,現在不僅制約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還會造成社會的倒退。有國外專家指出,化石能源消費為主要原因引起的氣候變化和極端災害天氣,每年造成的經濟損失已占到全球GDP總量的20%。

調整能源結構的內涵到底是什么?可以做一個比喻,現在的能源系統、經濟系統、生態系統,形成的是一種脆弱的三角關系,是一個倒立的、傾斜的三角形,最下面的角就是現在的能源系統,它來支撐著生態系統和經濟系統。轉型后的結構應該是什么樣?應該把這個三角形倒過來,把這個脆弱的三角形變成穩定的三角形,下面兩角支撐上面一角,下面兩角分別是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系統和現代化經濟體系,這是緊密嚙合的兩角,共同支撐生態文明社會。如何實現這種嚙合,按照中央的戰略部署,調整能源結構是唯一的出路。從轉型路徑來看,首先是減少煤炭的消費量,其次是減油,最終還要減氣,一句話就是減少化石能源、增加可再生能源。不僅僅是總量要減,而且結構中的比例也要減,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時間也是非常緊迫,到本世紀中葉,留給我們的時間也就是32年了。

能源轉型的量化目標是什么?還是用OECD國家做對比,主要是看他們能源與經濟關系的學習曲線。基本情況是,人口12.41億,以2010、2011和2012年三年的一次能源消費量的平均數為參考,三年的平均人均GDP為30770美元(2005),一次能源消費量76億噸標準煤,人均6.12噸標準煤,每千美元消耗0.21噸標準煤。

再看我們國家的情況,到本世紀中葉,我國人口14億,人均GDP達到4萬美元(2017美元),考慮技術進步,能效的提高,能源結構與OECD相仿(30%煤炭,30%石油,20%天然氣,20%非化石能源),我們需要70億噸標準煤,人均5噸標準煤,每千美元消耗0.17噸標準煤。如果考慮到2050年,把非化石能源的比例提高到30%,那么一次能源消費量也要達到65億噸標準煤。化石能源的消費量要達到45.5億噸標準煤。我們2017年的能源消費量是44.9億噸標準煤,其中化石能源(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為38.7億噸標準煤。目前的生態環境大家有目共睹,如果未來再增加近10億噸化石能源消費量,我們的生態環境將進一步惡化。這就表明,即使我們走優化后的發達國家工業化道路,也是行不通的。

調整能源結構到底應該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目標呢?實際上,2050年只需要35億噸標準煤(一次能源)就能滿足經濟發展的需求,其中,非化石能源占比三分之二,可以高效的轉化32億噸標準煤的終端能源(與65億噸標準煤轉化的終端能源是一樣的),這也將為全球的環境改善做出我們巨大的貢獻。

 因此,我們對中國能源轉型要有信心,只要我們堅定不移地貫徹黨中央的五大發展理念和戰略部署,真正做到讓創新成為第一動力、協調成為內生特點、綠色成為普遍形態、開放成為必由之路、共享成為根本目的,中國的能源轉型就一定會成功。

(作者系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長)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 國家能源局綜合司征求《關于實行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制的通知》意

    國家能源局綜合司征求《關于實行可再生能源電

    2018-11-15 19:52

  • 綜合能源服務是藍海還是紅海?

    綜合能源服務是藍海還是紅海?

    2018-11-15 19:46

  • 中俄原油管道開啟中國能源新格局

    中俄原油管道開啟中國能源新格局

    2011-01-06 22:32

至尊国际娱乐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