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新聞

凈能源危機終結美式全球化

字號+ 作者:admin 來源:《能源評論》 2018-11-15 19:47 我要評論( )

如果說石油峰值論解釋全球化終結的力度不夠,那么凈能源的理論解釋力度則更強。EROI(Energy Return On Investment,能源投資回報率)代表能源生產過程中能源產出與能源投入的比率,用以衡量能源的可獲得性。這意味著EROI越高,能源系統為支持經濟增長而向社

凈能源危機終結美式全球化

/曹高航  馮連勇

近年來,國際政治局勢愈顯復雜,英國脫歐、意大利脫離公投、特朗普執意挑起中美貿易戰及有意退出WTO等,均使人困惑不解。國際政治風起云涌,美式全球化似乎江河日下,而我們更應該深思的,是美式全球化背后的種種因果,以尋求新時代背景下的全球化之路。

 氣候變化的陰影

平心而論,美式全球化使貿易壁壘減少,促進了全球經濟和國際貿易的迅速增長。1990~2017年間,世界產出增加了3倍多,國際海運貿易總額增加了近2倍有余。然而這種全球化嚴重依賴于貿易自由化、運輸和信息技術方面的快速發展以及發展中國家的廉價勞動力。與此同時,伴隨著如此龐大的貿易,大量的道路、鐵路、港口和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應運而生,將國際和國內的原材料、零件等制造商與終端裝配商連接起來。

但是,殊不知,在不考慮溫室氣體排放和石油枯竭等外部成本的情況下,洲際和跨洋貨運之所以能以低廉的成本活躍于全球,所依賴的是廉價的燃料和良好的基礎設施。但全球化進程也使得氣候變化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與此同時,能源投入不斷增加,社會穩定運行也難以再靠廉價的能源維持。在此背景下,美式全球化可能再難像以往那樣一帆風順,而特朗普的“反常”行為,也將成為結束美式全球化的導火索。

特朗普在美國大選期間曾說,“氣候變化是一場騙局”,并在20176月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美國不愿意為氣候變化埋單,但美式全球化卻難逃氣候變化的陰影:全球海平面上升、全球氣候變暖、極端天氣頻發等變化,對各種運輸基礎設施及其運營產生了影響,進而對全球供應鏈造成了破壞,其產生的一系列“蝴蝶效應”,將會影響整個全球化進程。

美國國家科學院國家研究委員會在《氣候變化對美國運輸的潛在影響研究》中指出,墨西哥灣的港口正處于特別的危險之中,而這里是占據了美國1/6貨物貿易的關鍵港口。許多位于沿海地區的客運和貨運設施,也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響。與此同時,由于全球氣候變暖導致的部分地區蒸發量增加,使得河流系統水位下降。對此,美國經濟學者弗萊德·柯蒂斯認為,“湖泊水位下降會降低水深,需要較淺的吃水船,因此每次行程的噸位容量會減少??據估計,由于氣候變化造成的水位下降,大湖運輸的成本會大大增加。” 此外,極端天氣的頻發尤其是風暴日益強烈,導致的運費增加和運輸延誤,也對全球供應鏈帶來了破壞。

由此可見,氣候變化通過破壞物理基礎設施造成貨運形成延誤,使得整個交通領域效率日益變低、成本日益升高,破壞了延續至今的供應鏈系統。

而石油峰值也加劇了氣候變化對全球化的影響。美國社會評論家詹姆斯·孔斯特勒2005年提出,“在世界認識到石油生產高峰已成為現實的那一刻,全球主義在理論和實踐中都將失去作用。”誠然,在OPEC尚無影響力的20世紀6070年代,美國憑借廉價的石油得以迅速發展,同時也造成了美國高消耗的生產模式和生活方式,這種模式也逐漸擴展至全球,是現階段全球化所高度依賴的一種模式。但過度的能源消耗,將使石油峰值逐步逼近,低廉優質的石油產量越來越少,高污染高成本的石油產量比例越來越高,價值鏈的各環節利潤趨少,需求逐漸不足,能源價格低迷,市場空間遇到極限,原有的商業模式難以為繼。其中,氣候變化和市場結構使全球貿易的成本有可能上升到足以影響全球生產的程度,全球供應鏈變得越來越無利可圖。

 

凈能源下降的威脅

如果說石油峰值解釋全球化終結的力度不夠,那么凈能源的理論解釋力度則更強。EROIEnergy Return On Investment,能源投資回報率)代表能源生產過程中能源產出與能源投入的比率,用以衡量能源的可獲得性。這意味著EROI越高,能源系統為支持經濟增長而向社會提供的凈能量就越大。

毫無疑問,在社會經濟系統中,所有商品的生產都需要能源消耗作為支撐,但能源本身也是一種商品,自身的生產也需要一定的能源投入,因此能源總供給量中總有一部分能源要被投入到能源生產過程,無法被其他生產部門所利用。這部分扣除能源投入后所得到的凈剩余值,就是凈能源。然而,隨著能源的大量開采和消耗,易于開采的能源被優先開采,化石能源儲量減少,開采條件將變得越來越惡劣,獲得單位能源所需投入的能源數量將會增加,最終導致凈能源的下降。

圣勞倫斯大學副教授大衛·墨菲認為,當能源價格上漲時,支出會在可支配的投資和消費中重新分配,并且有較大的支出是為了得到更昂貴的能源。如前所述,當全球化帶來的氣候影響反作用于全球化時,無形之中增加了能源的價格。因此,全球化帶來的能源成本的上升,將會讓我們支付更昂貴的代價。法國學者弗洛里安·菲贊研究表明,當考慮到能源支出和資本投資的影響時,美國的失業率與能源支出呈正相關并且與資本投資呈負相關,即從能源的角度看,全球化促使能源成本及價格上漲,將會帶來一定程度失業率的提升。他同時發現,2008年的油價非常接近“增長極限”區域,曾一度高達每桶149美元。石油支出的激增起到了“限制增長”的作用,降低了可自由支配的消費,從而帶來了無數的破產。由此,他估計在當前的能源強度下,美國的凈能源回報值不得低于11:1才可能實現積極的經濟增長。令人遺憾的是,美國的凈能源回報值已經下降到這個數值以下,而全世界的凈能源值更是低于11:1的水平。

 新時代的全球化之路

我國歷來堅持求同存異的外交路線,但是今天劍拔弩張的情形,使得我國在堅持全球化方面顯得一廂情愿。我們的路在何方?

近年來,在氣候變暖問題上,各國政府都制定了一系列政策,例如征收碳燃料的環境稅;在應對石油峰值問題上,各國也紛紛采取措施,如提高石油采收率、直接煤液化或將固態煤加工成合成油等。這些政策在消費、運輸和貿易自由化方面,對美式全球化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但由于政策的滯后性,這些政策無法在短期內解決廉價優質燃料的供應問題,也無法在短期內遏制氣候變化,并且還可能會增加燃料和能源成本,從而破壞目前長距離國際分工的相對優勢。

那么我們的發展方向在哪里?也許我們需要嘗試著在古典經濟學的基礎上融入生物物理經濟學,讓新時代注入新經濟理念。生物物理經濟學家認為,經濟主體的選擇受到自然科學規律的限制,我們需要運用相應的生態和熱力學原理來分析經濟過程。站在能源的角度看,則是凈能源回報是整體經濟發展的重要限定性因素,當我們很好地處理了凈能源回報的問題時,我們的社會將會欣欣向榮。而在現階段,提升社會整體凈能源回報的措施,是生產和貿易的本地化或區域化,而這與我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不謀而合的。

我國啟動“一帶一路”倡議后,展開了一系列能源合作,而這些區域間的合作使各國能源強度向趨同方向發展,并且貿易一體化對各國(特別是在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國家)產生了積極影響。通過發揮電信在貿易一體化和區域合作中的作用,促進了各國之間電子商務的融合。并且在“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我國的太陽能光伏產品形成了需求增長較快的區域市場,如東盟和南亞,這使我國太陽能光伏等新能源產品的國際競爭力有所提高。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海外能源投資的發展提供了新的平臺,對維護地區能源安全穩定具有重要意義,這使得我國海外能源投資中的政治和監管風險、貨幣、流動性和再融資風險以及資源等風險大大削弱。“一帶一路”所帶來的這些影響無不使我國和其他沿途國家的凈能源回報有所提升。

特朗普的功過自有后人評說,美式全球化也將不斷接受時代的挑戰。伴隨著信息化的推進,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沿線區域化和美國主導的美歐日區域化,或將代替美式全球化,新時代正在來臨。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至尊国际娱乐会所